大同播音编导艺考!吴京:活回自己,就是巅峰!

9月27日,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发布最新预告,从黄渤、葛优到刘昊然、雷佳音等各种年龄层的实力男星的戏份集体显山露水。其中,吴京和张译这组兄弟档也在《攀登者》之外,陆续露脸。

同时参演两部献礼片,吴京和张译这组硬汉兄弟档也是光芒耀眼。

要知道他们在9月26日《攀登者》发布的主题曲MV中,是另一种状态的兄弟情深。因为一起拍摄《攀登者》而情谊深厚,吴京和张译之间还有个互坑的小段子。9月26日,张译在《我和我的祖国》的提前点映的活动中透露,拍摄《攀登者》时收到了剧组的邀请,犹豫要不要接,于是问了同组的吴京,吴京说“我哪都不去,我就拍《攀登者》”,然鹅,两人后来却在《我和我的祖国》的推广活动上遇见,活脱脱的“好兄弟讲好出拳头反手就是一记剪刀”。

如果放在流量圈的语境里,这小段视频就是两人塑料情的铁证实锤,只有在这两人身上,才显得是一种调侃,还带着一种枯木逢春的出人头地感。

两人都是贵圈“终于熬出头”的代表,我们细聊过张译的蜕变之路,今天表姐想跟大家聊聊吴京,这个几年之间平地一声雷在大荧幕上崛起,成为票房的顶梁柱。

什刹海的练家子。吴京的光芒是因为《战狼》系列和《流浪地球》大放异彩,却不知道他早在六岁那年被送入什刹海体校时就已经开始光芒四射了。吴京是满族人,满族有习武的传统,他在节目中提到,自己的爷爷、爸爸、叔叔都是习武之人,家世背景让六岁的吴京自然而然地走上了习武之路。

或许是天分加持,从踏进武校大门到拿到第一个全国冠军,吴京仅花了短短六年时间。证明了自己是个习武胚子后,吴京被什刹海体校的吴彬老师收为徒弟。

吴彬是武林泰斗桃李满天下级别的人物,教出来的弟子除了吴京还有李连杰、甄子丹,吴彦祖也算得上是他半个弟子,王家卫拍《一代宗师》,便是在他的牵线搭桥下拜访了各大拳派百多位宗师。

吴京拜入吴彬门下时,李连杰已经因为《少林寺》和《中华英雄》成为家喻户晓的功夫明星,他给香港武打片的黄金时代带去了一套能让人痴迷流连的,类似东方武侠的东西。

李连杰取得的成就,打开了了香港电影导演们的选角思维,恰逢武打片的黄金年代,需要源源不断的新人输血。

冥冥中注定一般,袁和平在什刹海发现了吴京这枚璞玉。随后,袁和平为吴京量身定做了两部作品,电影《功夫小子闯情关》和电视剧《太极宗师》。按现在的说法,吴京当年就是一枚横空出世的小鲜肉,唇红齿白,棱角还很柔和青涩,一股翩翩少年的feel。第一部戏搭档的就是女神级别的钟丽缇。想当年,多少少女迷恋上这个在长城上一袭白衣打太极,动作行云流水,气质不凡的一代宗师? 两部功夫作品让吴京一炮而红,一张被黎明本人盖章定论过与他高相似度的脸,加上长期T恤&牛仔裤的典型校草着装,以及混合在他身上属于武生的不羁气息,让吴京成为新一代白面小生的代表。

早期的吴京对自己并没有很清晰的规划,他更像是一把抓住所有能抓住的橄榄枝,《太极宗师》后的五六年里,吴京接拍了大量自带古装偶像气质的电视剧,走起了偶像派路线,但讲真,却并不适合他。譬如其中最知名的是《小李飞刀》,吴京饰演的“阿飞”一角虽然给观众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但在焦恩俊、萧蔷、俞飞鸿、贾静雯、任泉、范冰冰等一批偶像系神仙颜里,已经长开了的吴京却显得格格不入。不是颜值不够,就是跟偶像相比,显得过于man。《太极宗师》里超然绝决的杨昱乾成为他无法再逾越的经典。影圈边缘的“功夫小子”

眼看演艺事业进入瓶颈,6岁起一拳一脚打出来的成绩,给吴京留下的是一身傲骨,这在他往后近40年的武术生涯中可以看出来,对武术,他比那些半路出家的龙虎武师有更强的信念感,也比许多练家子有更大的格局。

虽然演的是偶像剧,但内心里,吴京希望去更大的世界,更合适的舞台,去开创一个属于他的功夫时代。2003年左右,他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去香港。那年吴京接受了一个采访,无可避免地被拿来跟师兄李连杰对比,他说李连杰拍一部电影投资两千万的时候,自己拍一部三十集的电视剧投资总共也就一千多万,制作周期是一样长。他已经明白,李连杰的人生已经很饱满,自己的人生还充满挑战。

但实际上,到了香港,吴京又从“偶像系”掉进了另一个怪圈,这个怪圈叫——定位模糊。当年成龙、李连杰都正在巅峰,甄子丹一路称雄,武打硬汉的行列里,吴京确实位列其后。

过往浮华尽归零,吴京从最底层做起,天天到外边疏通关系跑龙套揽活儿,这个经历张晋也有过,只要有需要,当女演员替身也行。去年德云社办20周年庆典,吴京和妻子谢楠到场,吴京在现场说自己只身闯荡香港时,晚上回家经常一身伤痛,空虚寂寞迷茫冷,只有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作陪。事业上的起色却并不大,每天都在打打打,从一个武术流派打到另一个流派,这个片场打到那个片场,白面小生的形象是打破了,但新的形象始终没有找到。去了三年,才拍了第一部自己当主角的电影《黑拳》,融合了很多他重新打拼的辛酸经历,可惜票房不理想。那时功夫片热度下滑的厉害,吴京赶了个晚集,扑了个空。

也只有《杀破狼》和甄子丹的一段4分钟打戏值得说道说道。 《杀破狼》中吴京饰演的反派只有一句台词,到了这出打戏,导演说既然两位都是多年的练家子,就别套招了,直接打吧。于是一场戏下来,甄子丹打断了四根甩棍,终于成就了一条教科书级的见招拆招。

吴京的娃娃脸一度也是他戏路上的绊脚石,李连杰和赵文卓的飘逸武侠脸,成龙的市井英雄风,甄子丹的硬派动作,他的春天注定要在中年成熟蜕变之后。

不再对比,才是他真正的巅峰,功夫电影走得曲折,吴京带着自己未竟的理想再度重启。吴京问自己,到底什么样的角色能够达到我的目标跟理想?终于有一天,他想到了答案——“我要拍一部让男人看了更想做真男人,让女人看了更喜欢纯爷们儿的电影。” 有过辗转两地起伏跌宕的经历后,吴京也不再计较一时的得失。2011年,37岁的他在经历《西风烈》的硬汉转型之后,花了八个月时间深入体验军旅生活,参演了军旅题材的电视剧。这段经历在他脸上留下痕迹,终于,吴京小生样散尽,变成了如今的满满硬汉feel。  

接下来,在军营积累的素材、资源,变成了一部对他意义重大的电影——《战狼》。这之前,他在2007年曾自导自演了一部《狼牙》,票房并不理想。《战狼》完全颠覆了吴京之前的戏路,更像把他的许多作品都融合在一起,这部电影如同“黑马”让票房全面爆棚。曾经的积淀变成了新路,但吴京的路也并没有那么顺畅。到了《战狼2》,即使上一部珠玉在前,市场真正看好这部续集的行家也不多,为了拍戏,吴京抵押了自己房子,怎么看都是孤注一掷了吧?——成功跻身国产电影的票房前列。

一战封神的时候,吴京马上又“赌”了第三次。这一次是导演郭帆拎出来的小破球。原本他只是友情客串,嫌剧组资金不足,他掏腰包投资。最后的成绩,大家都知道了,吴京和这部电影互相成就。每一次吴京押中,看客们惊叹他的运气,感慨他一部电影就赚的盆满钵满,却也忽视了一点——如果失败,他是不是又得重新归零?闯荡香港时,吴京的择戏标准是:我只想演不同的角色,不想演自己。但从《战狼》到现在,他演的角色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近。无论是闯荡各地的“流浪”,还是多番孤注一掷的“战狼”,或者永远向上的“攀登者”,每一个具有标识性的作品里都杂糅了他经历、理想和性格的某一部分。

以前,他想做一个功夫巨星,但最响亮的名号不过是“李连杰接班人”。现在,他是一个既懂戏,又懂拿捏观众情绪,甚至踩准了商业和时代节奏的运筹帷幄者。相比于曾经的功夫巨星,他终于熬出了头,不再去对标的他攀上了属于自己的巅峰。

战狼式硬汉的反差萌以前,吴京总跟激烈等词语关联在一起,譬如他主演的电影,流出来的片花无不是硬桥硬马,拳拳到肉。还曾因为一句“叶问先生何方神圣”惹怒咏春传人,几十万人联名下战书,比武场上一较高下。后来还是经导演徐小明调节,一场“和头酒”化解了双方矛盾。

又比如,有女主持人摆出几张吴京的剧照想跟他聊角色,吴京随手指了一张剧照,轻描淡写就是一句:你看,这儿打了两个创可贴,因为拍戏的时候骨头被打断了。再指一张,说自己拍那部戏的时候冻病了,拍一场劈柴的戏,啪的一不小心砍到了自己膝盖。 大概是这几年“翻身仗”打得漂亮,心里的理想实现了七八分,吴京整个人终于有了松弛下来的迹象。他的画风也由紧张调转为逗比欢乐时刻和中年硬汉大型欢脱现场。比如这种泰森式大秀肌肉。

晒与段奕宏结下的“死鬼”友谊。他们一起自拍,是这样的迷之画风。吴京和段奕宏的感情实在好,所以他在《攀登者》邂逅张译一见如故就很好理解了。因为兄弟的兄弟,必须是兄弟。只是昵称段奕宏是“死鬼”,在《攀登者》片场捉弄张译,吴京往他背包里塞砖,偶尔站在胡歌身边,那痴迷的眼神仿佛拿捏住了我等迷妹的精髓。和帅哥美女一起合影,笑得褶子都要开花。

总的来说,吴京开始散发出一种钢铁硬汉的反差萌感。这些转变,一部分来自于他的天性释放,十几年前与刘家良导演合作《醉猴》时,刘家良就评价吴京是猴子一样活泼的性格,但是——他很纯真调皮小孩子气的地方没发挥出来。以前镜头不屑于对准他,也没有粉丝去做宝藏男孩挖掘,观众自然知道的少。

另一部分,要归功于他的妻子谢楠。两人早在2008年就相识,吴京录制过很多期谢楠主持的节目,还在节目中留下“撩过”的痕迹。 2012年谢楠和吴京结婚时,吴京还处于谷底的状态,但这个奇女子能够倾尽全力支持吴京的一切决定,与他共担风险。坚毅的男人最招架不住的是温柔,吴京与谢楠结婚,特别是两个孩子的到来,让这个曾经硬的像块石头的男人软化出人间的温度。他的反差萌正在改变一些观众对他的刻板印象,让人看到他“战狼”皮肤下普通人的温情一面。他给两个孩子一个取名“吴所谓”,一个取名“吴虑(谐音无虑)”,倒像是如今他与世界相处的态度。

艺考播音编导在吴京还是一个男孩时,他努力想证明自己是一个硬汉。成为硬汉代言人后,他终于显露出调皮男孩该有的样子,而他还在44岁的时候喜提了网友票选的“亚洲最帅100张面孔”和“中国最帅100张面孔”的双榜首。

这样“起落落落落落落......起”的人生,虽遍尝酸甜苦辣仍能兼具硬与萌,还揽得佳人在侧,又何尝不是一种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