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备稿件 |《起来》

《起来》

作者:吴海勇

播音艺考自备稿件



1935年8月16日,聂耳逝世遇难三十天,在京城大戏院举行追悼大会。明星公司、联华公司、益华公司、电通公司、云南旅沪同乡会、百代公司代表以及来宾代表金山、郑莎梅等相继献花。


继而由施超来宣读了电通祭文,随后是聂耳的同乡郑锡生、周耀为大家报告聂耳的生平简历。


郑锡生特别说明,聂耳是生长在云南的云溪,原名守信。后来他加入联华。


同事们因为聂耳他的姓耳字多,于是大家都叫他聂耳子,于是聂耳他就索性改名——聂耳。


郑锡生一直说到聂耳赴日,没想到暂时的分离,一别而成为永绝。


这时挽歌响起,那是由孙士毅作词,吕记谱曲,由王铭霄女士独唱。


她唱到——风在呼,海在笑,浪在香台。当夜在深宵,月在长空照,少年的朋友,他投入了海洋的怀抱,被吞没在水的狂傲浪的高潮,如何想得到,从今永别了。


对着惊心的噩耗,望着无际的波涛,你可知故国的友人今朝带着破碎的心在向你凭吊。


哀婉低沉的歌声渐渐消散,吕骥向与会者报告聂耳的创作生活,吕骥的声音明显是刚刚放声痛哭过似的。


他重点介绍了聂耳谱写大路和开路先锋时的创作激情,引为学习模范。


他说,聂耳他曾经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成天的在马路上走着,他就是要摸查劳苦大众的生活形态。


晚上回去也是不住的哼着,像发了狂一般。接着吕骥还提到,因为谱写开路先锋歌词的爆炸声——哈哈哈哈!被二房东误认为是发了狂。


说着说着声调往下低沉,最后的话是在喉咙里旋转。


聂耳是死了,但他的遗音却值得我们记忆。


现在要播送的就是他自己演唱的扬子江暴风雨里面的几支歌曲。孙世义重新上台报告,台下卷起了一阵新的高潮。


聂耳已经播送完毕,接下去是演奏聂耳的遗作。追悼会有意组织原班人马演唱聂耳创作的电影插曲。


胡平、王明霄合唱《飞花歌》,小明星陈娟娟演唱《小小猫》,龚秋霞演唱《卖报歌》


由于有几位演员在外拍戏,赶不回来,金燕主唱的《再会吧南阳》,王仁美主唱的《梅娘曲》,陈波儿与袁牧之主唱的《毕业歌》就以播送唱片代替。


在吕骥的指挥下,由女工组成的歌咏团演唱了聂耳为觉醒的女工创作的革命电影歌曲,以及聂耳创作的其他音乐作品,这其中就有《义勇军进行曲》。


最后,业余合唱团齐声唱响那首挽歌,追悼者沉浸一片歌海中痛惜这位天才的离世。


朋友们,今天我们缅怀人民音乐家聂耳,就是要激起我们中华民族不畏强权、自强不息的精神。


八十多年前,聂耳为我们创作了大量的鼓舞斗志、团结奋斗的优秀作品,尤其是《义勇军进行曲》!


朋友们,那振奋人心的旋律,那号召人民前进的号角,鼓舞着我们中华儿女奋勇拼搏,勇夺胜利!


无论是在奥运赛场上,伴随着中华儿女勇夺金牌的雄壮的奏响。


还是在当今风云变幻,霸凌横行下,他仍将鼓舞着我们中华儿女团结奋斗!


让我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


聂耳与我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