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民窟的小手》自备稿件

贫民窟的小手

自备稿件


午后太阳垂直射下,位于肯尼亚南部的贫民窟基贝拉,被一层奇异的赤褐色笼罩,恐怖袭击、爆炸、抢劫和绑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频繁。


贫民窟被一条铁轨一分为二,在铁轨后面有一块望不到边的垃圾山,无处躲避的腐烂气味兜头浇过来。我和华生慢慢走进这个想象中的无人区,却猛然看到垃圾山上有无数跳跃的小点儿。


慢慢靠近,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惊呆了,那些跳跃的点儿竟然是一群孩子。大一些的再用力刨出碎玻璃瓶子和易拉罐等可以卖钱的货物。


小一点的孩子们认真地舔着丢弃的饼干袋渣子,几个高个子的孩子把烂西瓜踢向远处,引起阵阵哄笑。黑水沟边,一群儿童笑着闹着、泼水嬉闹。


突然间,几个大孩子发现了两位异常的造访者,他们开始朝我们指指点点,有的已经开始大声嚷嚷起来。


我心里一搐,往高个子的华生身后缩了缩,然而已经太晚,那些握着玻璃瓶和铁绣片的大孩子带着上百个孩子山呼海啸的冲向我们。


那么漫长的几秒钟,我脑海中有过无数的念头。一瞬间想转身狂跑,但退路也被团团围住。


层层叠叠的小脸后面是充满警戒又好奇的大眼睛,领头的那一群大孩子在我们面前停住了脚步。惊恐的对峙,时间也仿佛凝固了,一秒、两秒、三秒....


我慢慢蹲下身来,让自己的视线慢慢和孩子们平视,而华生也跟着我一起蹲下,我们慢慢张开了双臂,一瞬间渴望战胜了恐惧。


呼啦十几个瘦小的身子挤到我们的怀里,成百上千的小手争先恐后地来摸摸我们的大手。


我的同事华生呼啦一下把几个孩子高举过头,一群调皮鬼立即扑上来,抱着我们的裤腿开心地晃荡,抢着骑高马,就像争先攀上世界最高峰般荣耀。


“外国人的游乐场”里充满了陌生的语言和动听的笑声,不远处,那些从茅草屋里闻风而出的妇女和老人们也拍着手乐成一团。


谁能想到在肯尼亚最脏、最穷的腹地,千百双小手温暖了两个不请自来的异乡人的心,人类生而不同,语言、肤色、文化和生活背景的巨大差异,源源不断地加深误解与悲剧。


然而在那个惊恐的瞬间,孩子们和我们都选择放下防备,向爱投降。一次伸手、一个拥抱,驱散了我们内心的恐惧,像和煦的春风带给我们纯粹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