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音专业——即兴评述3.0

3.“通稿爱国”不是爱国,是一桩流量生意!

新闻话题:不同的主播,站在不同的地方,打着一样的“爱国”旗号,讲述着同一个故事,还有着共同的台词:“我们没有生在和平年代,而是生在一个好国家”……最近,网络上出现了一些内容高度一致的视频,主播们都讲述着自己“在中国边疆地区被边防特警官兵保护的感人故事”。


有网友总结说:标题一样、情节一样、甚至一字不差。唯一不同的是,男主播在讲述中,“边防战士”提醒的话是“先生,您是要在这边直播吗?”,女主播则换成“女士啊,您忙您的,我们是来保护您的安全的!”


显然,这已经不是巧合,更不是遇见了多个平行宇宙,而是有些网红翻开了江湖秘笈《流量经》,逮着同一个“剧本”,不加修饰地猛啃,以至于连台词都懒得改。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受众都有很强的辨别力,有些主播因此获得了高达数十万的点赞、数万条“感动”留言。


对此,共青团中央官微痛批:为了博取眼球,视频主播编造着“爱国流量故事”,把爱国变成一场廉价的买卖,消费人们的爱国情怀,令人不耻。这种冠冕堂皇打着“爱国”的旗号,实则收割人们情感赚取流量的做法,无疑是对爱国情感的亵渎。

对此你怎么看?

评论参考:真正的爱国,是一种朴素的、发自内心的、自然而然的情感,它并不华丽,但却深沉。它不是剧本能写出来的,更不是主播能表演出来的。打着“爱国”的旗号编故事、骗流量、消费同胞情感,这既是对受众的羞辱,也是对爱国情感的冒犯。


这些主播,连关注和支持自己的粉丝都骗,又哪来的对国家的真诚情感?他们讲着虚假的故事都脸不红心不跳,又怎能配得上“爱国网红”的称号?如此拙劣的表演,只不过是一场网络闹剧。


爱国情感是朴素的,也是高贵的。它的流露和激发,只能基于真实的事件、情景和心境。换句话说,内容的真实性是情感真实性的前提。爱国也不是对着镜头讲几句,就可以轻易完成的,它需要我们每个人都将其注入到日常行动中。


爱国并不抽象,而是非常具体的。比如,在身边的同胞遇上困难的时候,伸手拉一把;在异国他乡表现出良好的素质,让别人竖起大拇指;努力学习和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出一份光和热,等等。它并不复杂,也不高远。


然而近年来,屡屡有人把“爱国”当作一门生意来做。就在不久前,著名的“金融大V”黄生,被深圳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他的微博拥有300多万粉丝,微信公号几乎篇篇10万+,文章标题多是“血洗,中国出手全面绞杀”“血流成河,中国出手终结了史上最大骗局”等耸人听闻的措辞。


可是另一方面,他却干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勾当,亲自编织骗局,制造受害者无数。案发后,黄生的公众号和微博都已被注销。


或许,这些传播虚假故事的主播,没有造成黄生那么直接、深重的危害。但我们还是要认识到,当一个虚假故事对着广泛的受众散播开来,这就是网络谣言。


如果这种欺骗行为,还牵涉到卖货、打赏等,性质就更加严重了。对此,相关平台也不可不察,相关部门或许也可以介入,依法依规对这些兜售虚假爱国故事的主播及账号做出相应的处罚。


我们需要清清朗朗的网络环境,也需要真真切切的爱国情感。任何将爱国做成生意的行为,都值得高度警惕。

4.防范算法滥用风险,“向上向善”才能走更远!

新闻话题:时隔一个多月,监管部门再次出手严管算法。8月2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推荐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促进算法应用向上向善”;


今天,九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综合治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进一步要求,“算法导向正确、正能量充沛”。


两份重要文件时间间隔如此之短,说明有关部门对算法问题高度重视,治理的速度和节奏在加快。算法能为用户提供便捷和实用,但其带来的一系列新问题,也给广大用户和网友带来越来越严重的困扰。因此,治理算法,已经到了迫在眉睫、时不我待的地步。


目前的算法具有“迎合”性质,用户爱看什么,它就推送什么,久而久之,人们容易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饭圈的控评令人深恶痛绝,就是因为算法被用作打压不同声音和意见,严重污染了互联网舆论环境。


算法中的大数据杀熟、过度收集信息,也让消费者苦不堪言。快递、外卖行业中不合理的算法,更让从业者和用户共同“受害”,成为无法忽视的社会风险隐患。

对此你怎么看?

评论参考:此次,《意见》明确提出,防范算法滥用风险,维护网络空间传播秩序、市场秩序和社会秩序,防止利用算法干扰社会舆论、打压竞争对手、侵害网民权益等行为。维护三个“秩序”、防止三种“行为”,就是有的放矢,直接针对当下互联网行业和广大用户的痛点。


算法确实需要“监管”,也需要“规范”,但绝不是出了问题再罚,造成危害再治。《意见》强调综合治理,就是要健全算法安全治理机制,构建算法安全监管体系。


《意见》是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中央宣传部、教育部、科学技术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九部委制定的。强大的“阵容”,也说明算法治理是个系统性工程,涉及互联网生活的方方面面。


《意见》还要求强化企业主体责任、行业组织自律,倡导网民监督参与。说明今后的治理,不仅要依靠自上而下的监管,也需要企业、行业的力量,需要互联网世界中的各方加入,形成治理合力。


“有序推进算法备案工作” “积极开展算法安全评估”,是要把工作做在事前;“持续推进监管模式创新”,是要把日常监管工作落到实处;“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则是明确亮剑,起到震慑作用。《意见》提出一套完整的监管体系,通过综合治理将算法的安全风险降到最低,保证用户体验的良好以及互联网环境的清朗。


作为技术手段的算法本身没有善恶属性,关键还是在于开发和使用的“人”。


要强调的是,治理算法的根本目的,绝不是反对和阻碍新技术的发展,而是引导算法向上向善,让其更好地服务用户,造福社会。互联网时代的问题,要用互联网的思维和手段去解决。在防范风险隐患、打击违法违规行为的基础上,提供发展的方向和道路。


监管部门的治理脚步加快,各家平台也要大踏步跟上。厘清算法的权责边界,切实扛起自身责任,让算法充分发挥正能量,“向上向善”才能走得更远。

绝不容许“美丽的陷阱”收割年轻人!

新闻话题:热播电视剧《扫黑风暴》里有个情节:绿藤市黑恶势力旗下有一条黑色产业链——美丽贷,通过诱导那些想整容又没钱的顾客借高利贷,再强迫还不起钱的年轻女性从事色情服务。这几年,一些大学生找工作时遭遇“想入职,先借贷整容”,也引发社会关注。


日前,广电总局发布通知,自即日起,各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机构、平台一律停止播出“美容贷”及类似广告。通知指出,一些“美容贷”广告以低息甚至无息吸引青年,诱导超前消费、超高消费,涉嫌虚假宣传、欺骗和误导消费者,造成不良影响。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2021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的美容美发类投诉为16459件,其中一类突出问题就是诱导消费者办理美容网贷。


这些提供“美容贷”的机构或平台,打着“先美丽,后买单”“0利息0首付变美丽”等诱惑噱头,吸引了不少想变美却囊中羞涩的消费者。虽然广告强调低息甚至无息,但实际却是赤裸裸的高利贷,有的利率超过30%。

对此你怎么看?

评论参考:可以说,很多“美容贷”广告天然带有欺骗性质,被迷惑的消费者,从一开始就走进了商家精心设定的陷阱。


其带来的社会不良影响不容小觑。一方面,“美容贷”,误导了一些不具备经济能力的年轻人甚至大学生超前消费,助长了社会非理性整容风气,加剧了容貌焦虑,也宣扬了一种“一切看脸”的扭曲价值观;


另一方面,最后进行美容手术的机构水平参差不齐,甚至不具备相关资质,消费者轻则落得个“貌财两空”,重则因手术事故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叫停“美容贷”广告,是时候了,也抓住了治理的重点。“美容贷”之所以让人上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靠铺天盖地的广告,打捞每一位潜在消费者。


并且,广告宣传也在很大程度上为“美容贷”提供了安全背书,进一步增加了蛊惑力。一种消费心理颇具代表性:既然电视台都有广告,那自然没问题。这大大降低了消费者的警惕性。


在此意义上,叫停电视台和网络平台的“美容贷”广告,可以在消费者与“美容贷”之间建起一道防火墙,最大限度减少“美容贷”给年轻人洗脑的机会。


当然,叫停“美丽贷”广告还不够。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发文,决定于今年6月至12月联合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6月初,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文,倡议规范医疗美容相关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要求金融机构不与任何不法医疗美容机构开展合作。


可见,对于违法美容活动,不只是叫停广告这么简单,还必须依法予以惩处和打击,同时强化金融领域的协同治理。

近年来,美容行业快速发展,这背后有正常的社会需求,但“美容贷”等乱象的出现,是对美容行业的异化。绝不容许违法乱象把正规的美容行业搞得乌烟瘴气,绝不容许“美丽的陷阱”收割年轻人,叫停“美容贷”广告,只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