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音专业——即兴评述2.0

1.“反广场舞神器”来了,恶搞式反抗有用吗?  

新闻话题:最近,江西鹰潭一男子在现场直播中展示了一种“反广场舞神器”。视频中,他拿着一个类似手电筒的工具,对着楼下正放广场舞舞曲的音箱一按开关,楼下大妈们立马发现声音消失了。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很多网店都在售卖这种“神器”。网店店主介绍,“神器”的工作原理其实就是一个大功率的遥控器,可以在50-80米的距离内,给音箱关闭、切换模式等。看着视频中那些大妈一脸懵地围着不能发声的音箱,很多网友好像收获一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甚至还有人开玩笑问:这“神器”有没有“切歌”功能?

对此你怎么看?

评论参考:偷偷摸摸干扰大妈们的音箱,当然不够光明正大,可是相比过去有些地方发生的当面抢地盘、砸音箱、泼脏水,这种“远程干扰”至少表面上“文明”多了。就是不知道事情的后续进展如何,大妈们是就此放弃回家,还是没了伴奏也要继续跳舞,或者是第二天直接换成小号、二胡、唢呐等当场演奏?


围绕广场舞的冲突,可以说是已经很“古老”了。这些年发生过无数起因广场舞而起的争议。就在前几天,株洲市一群大爷大妈用锤子砸开足球场的锁,打断小学生的足球比赛,“占领”了半块足球场跳起了广场舞。这种无所顾忌的彪悍作风,引起了很多吐槽。


可以说,正是因为类似给人感觉“为老不尊”的冲突多了,“反广场舞”积累了广泛的社会情绪,“反广场舞神器”出现时,才在网上获得了很多的拥护。


理性上,大家自然知道这么个小玩意儿再神奇,也不可能真的彻底解决广场舞难题。它的意义更多可能是——反正也赶不走,不如来“恶心”一下你们。闹着玩的意义,要大于真正解决问题。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真的下单去买这种“神器”,又有多少人有这个耐心,一到广场舞时间就去和大爷大妈们隔空对峙,看谁熬得过谁。就算有人心血来潮想试试,大概率也会败下阵来。毕竟,大爷大妈们捍卫跳广场舞权利的决心,那是有目共睹、久经考验的。


更多人可能只会把“反广场舞神器”当个段子听,网上笑一笑,回头看到楼下广场舞大爷大妈,还是会无奈。


广场舞冲突的根源,说白了还是公共空间不足。如果有适宜锻炼又不扰民的去处,相信大爷大妈们也不会故意讨人嫌。而在一些城区要解决这个空间短缺,可见的时间内,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和广场舞以及很难避免的噪音共存,是我们都得认的无奈现实。


当然,“反广场舞神器”这样恶搞式的反抗多了,没准多少也能起到一些推动作用。时不时提醒下大妈们噪音确实烦人,才有可能做出改变。现在据说有些地方的广场舞大妈们,已经习惯戴上耳机跳舞,还有专门编排的“无声舞”。这些优秀经验,啥时候才能全面推广啊?

2.再不送上门就罚2000,快递的毛病不能惯!

新闻话题:9月28日,浙江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将于明年3月起施行。《条例》对于快递用户关心的快递不送货上门、投诉等问题有了更明确的规定。


浙江的《条例》引发网友点赞,因为围绕消费者吐槽的快递不送上门的问题,它再次重申了行业基本规则——快递单注明上门投递的,不得投递到快递末端设施、站点。并且,违反相关规定可处以5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最高罚款2000元。

对此你怎么看?

评论参考:当然,这一规定并不能算创新。在《邮政法》、《快递暂行条例》等法律法规中,对于快递的末端派送,都有送货上门的明确规定。从契约精神的角度讲,既然收件人写明的收件地址得上门,那么快递小哥按约定地点派送,也是最基本的要求。


然而在现实中,快递小哥没有提前告知,就将快递投送到驿站或者快递柜,甚至不打电话直接放门口,已成了行业“常规操作”。


用户明明支付了快递费,还得额外给驿站或者快递柜交钱,既多花了钱,额外跑腿拿快递又十分折腾,消费者可谓苦其久矣!所以,此前快递柜丰巢涨价就引发很大争议。


送货上门的服务,在快递行业越来越稀缺,说到底,还是行业恶性竞争的结果。快递企业为了更多营收,压缩末端派送单价;而快递员为了提高投送效率,获得更高收入,自然也不愿意挨个打电话送上门,最终消费者只能被动接受。


行业恶性竞争,加剧了治理的难度,尽管消费者吐槽强烈,这一潜规则依然是盛行不衰。基于此,地方层面推出更细化的规则,并配备明确的惩罚措施,无疑是相当必要的。


有些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不送货上门,才有如此低的配送单价,如果在严格的惩罚机制下,快递小哥全面实行送货上门,那就意味着服务成本提升,快递可能涨价,消费者得多掏钱。


这种借口其实站不住脚。首先,按照约定进行投递,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也是市场经济最基本的契约要求;再者,规范快递员的投递行为,本身也是规范行业竞争,不要拿快递小哥的辛苦“道德绑架”消费者,消费者付过钱了!


事实上,就在前不久,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其中专门提到,制定快递末端派费核算指引,对价格、末端派费等问题加强监督检查。随后不久,几家快递企业也都对每件快递的派送费进行了上浮。


派送费标准,关系到快递小哥的服务质量。而对快递企业来说,单纯靠走量和压价,以低服务标准来维持行业利润,本身就不可持续。因此,《条例》落地,相当于倒逼快递企业提升服务标准,优化商业模式以及对快递小哥的激励机制。


当然,浙江的《条例》能否起到实效,还得看后期执行。不过总的来说,随着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快递投送将不断规范化。长远来看,这对行业良性发展无疑是好事。快递企业也应该意识到,尊重消费者的意愿,提升服务质量,该送上门就送上门,企业才能够走得更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