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是“差生”逆袭的捷径?然而你错了



热播电视剧《小欢喜》大结局,临阵决定艺考的主人公方一凡在主角光环的保护下,从上大学毫无希望成功逆袭,最后考上了南京艺术学院。

艺考一直被认为是“差生”考大学的捷径。热爱艺术的人未必选择艺考,但文化课不够好的人却敢说自己热爱艺术。

但艺考这条“近路”真的好抄吗?


300分就能考大学吗?

曾经一段时间,艺术专业的文化课分数线要比普通专业低很多,艺考生高考300分上本科,400分上重点不是空话。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随着艺考改革的持续推进,艺术类考生的文化课录取分数线一次次被提高。

中央音乐学院自主划定的分数线,和各省本科分数线相差无几。


从浙江整个省的情况来看,美术类的分数线比普通文理科的分数线低了35分“打了9.3折”,播音主持的分数线最低“打了7.8折”。


从2017年到2019年,浙江省艺术类的文化课分数线逐年上升。


分数线逐年爬升,艺考的录取率逐年走低。

艺考的报考人数暴涨,2019年中戏和北电的报考人数创造了历史新高,比2018年多了30%。

2019中戏超过5万人报考,招生名额只有不足600,报录比86:1,北京电影学院报录比92:1,如此惨烈的报录比,艺考生真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表演”等热门专业更是难考。

艺考生考上中国传媒大学表演专业的概率(0.26%)跟河南考生考上北大(0.23%)和清华(0.229%)的概率相差无几。


《小欢喜》中,童文洁也被北电表演学院夸张的报录比吓到,试图用数据劝退儿子。


不只是“艺术名校”的录取率骇人,艺考整体录取率也呈现下降趋势。艺考一年比一年难。

艺考大省北京、山东、河北美术类统考的通过率三年连续下降,反而普通高考录取率在稳步上升。



时间和金钱的拉锯战

艺考生的高三比普通高中生过得更加惨烈。

普通高中生在高三没日没夜地刷题,平常“嘻嘻哈哈”的艺考生除了文化课之外,还要艺术集训,辗转全国各个城市、考点参加艺术统考和校考。


9月,艺术生的考前集训已经打响了。美术生加班画画,画到手指起茧、冻伤也不会停下;声乐练习发音歌唱,起得比打鸣儿的公鸡还要早;舞蹈生练习肢体和舞蹈动作,磨破了多少双鞋,受了多少伤,流了多少血也无从查起。


11月开始,统考、校考相继来临,高三生在书海里挣扎,艺考生背着大包小包,为了艺考合格证奔波。


每一个考点的人山人海都渲染着竞争的残酷和激烈,这个阶段艺考生的最大心愿就是手里多拿几张艺考合格证,这样才能多点底气。

次年4月,艺考生返回学校,用最后两个月的时间恶补文化课,拿到艺考合格证不等于被录取,只有最后高考的文化课成绩也够好,才能考上大学。
普通学生高考是千军万马过一次独木桥,艺考是过两次独木桥。

除了投入大量的时间,还有金钱。学了艺术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花钱如流水”买个画材动不动就成百上千;买个舞鞋,分分钟就几百;买个乐器,几千都是少的。

从几块一支的铅笔到几万块钱一期的培训费,到处都是花钱的地方。

有网友在网上晒出了“美术生败钱五大黑洞”,分别是画室学费、画室住宿费、画材书籍费、画室生活费和报名考试差旅费。仅画室学费一项的开销就令人钱包一紧。


《小欢喜》中方一凡父母请的指导老师,一个小时课时费就1200元。


艺考生未来可期

很多家长对于艺考的偏见都来自于对就业的担忧,认为学美术毕业只能画画,学舞蹈只能跳舞,学唱歌只能唱歌,其他都干不了,不稳定也没前途。《小欢喜》里童文洁一开始也以为艺考就是为了当明星。

教育部刚刚发布的《2019年高校新增和撤销本科专业名单》中,艺术类占比相当可观,仅音乐类艺术就有36个学校新增此专业。

在就业上,艺术生毫不逊色。据统计,北京市近些年每年就消化掉 15 万美术类大学生,就业方向包括教师、设计师、影视、建筑、装修、服装、印刷、杂志社、电视台、报社、广告策划、动漫、网络设计行业、拍卖行业和各大企事业单位等等。

其他艺术类专业也都有各自的就业方向,从事的行业也都是我们日常生活常见的。比如学习戏剧的可以从事摄影、影视广告的职业;学习建筑可以做环境设计等等。


艺术类专业的出路不需要担心,但艺考也早已不是低分考生的退路。与高考最大的区别是,对于艺考,天赋与灵性的重要性远大于奋斗与努力。

“捷径”比大路更难走,唯有热爱和奋斗,才能在艺考这条路上更加坚定地走下去。